办事服务

当前位置:达茂联合旗总工会 > 办事服务 >

社会主义一定要与人类共同文明的市场经济结合

时间:2019-05-03 14:05 作者:admin 点击:

  “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似乎是一个老命题,前40年的改革也有文件可循,然而,笔者认为,这个问题在中国并没有完全解决。“结合论”是一个需要持续关注、继续探讨的问题。
  1979年春改革开放启动之后,当时中国面临的突出问题是关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问题,即到底是继续按照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或计划经济体制的变形“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惯性运作,还是另辟改革新路?如果走新的体制之路,那么,其理论依据是什么?此时笔者曾参与国家重点项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依据研究”(谷书堂教授主持),就遇到关于社会主义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即形象地说,社会主义让不让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这个“媳妇”进门的问题。
  我们的“老祖宗”是坚决不让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这个“媳妇”进门的。他们有句名言:“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那么商品生产将被消除”。“消除”论讲得斩钉截铁。在“老祖宗”看来,公有制与商品经济,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是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
  起于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是中国经济体制变迁史上的一个创举。它不拘泥于上述“老祖宗”这种“消除”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体制模式,而是大胆地让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媳妇”进门,同时又不照搬当代某些发达国家排斥社会主义制度的模式,而是用中国人的世界观和高超智慧,把社会主义(中国制度之“特”)与市场经济(人类文明之“共”)结合起来,从而形成一个“特共一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年之际,很需要用现代经济理论和经济哲学,从历史与现实、中国与世界、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战略角度,理性地阐明现代中国为什么会造就出“这样一种”而不是“那样一种”经济体制样式,为什么实行“这样一种”而不是“那样一种”经济形式和经济关系,它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它的历史突破点在哪里。
  倘要简要概括历史突破点,在改革开放40年中,突出的有“两次开门、两大战略认定”:
  第一次开门,1984年《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率先开了“商品经济”之门。指出“商品经济的充分发展,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我国经济现代化的必要条件。只有充分发展商品经济,才能把经济真正搞活”。随后,80年代的经济改革迅速展开:国有经济领域:从扩大企业自主权,到施行两步“利改税”和股份制改革;个体经济:从“限制”到“允许”;私营经济:从“非法”到获得“合法”地位;“三资”经济:从点到面展开。改革的春潮涌动起来。
  但是,历史发展是曲折的,1989年下半年之后,中国的理论界和社会上出现了一股怀疑甚至否定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错误思潮,改革出现挫折。在此背景下,1992年的邓小平南方谈话及随后举行的中共十四大作出第一个战略认定:确立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按照其内在逻辑,经济体制改革以旺盛的生命力继续开拓前进。
  第二次“开门”,2001年中国加入WTO,向世界打开“参与经济全球化”之门。中国政府按照入WTO的承诺,采取向国外投资者放宽市场准入等举措,中国经济逐步走上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路程。而经济全球化则是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市场化。由于各种原因所致,一段时间内改革陷入胶着和停顿状态。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作出第二个战略认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中国共产党文献中第一次写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论断。并强调“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已过去五年了,“市场决定论”迄今在理论上仍存在争议,在实践中也未能得到很好地贯彻和落实。在“市场决定论”白纸黑字、无法否定的情况下,理论界出现了与“市场决定论”相悖的“驾驭论”,即主张“政府驾驭着市场决定”,市场是个“傀儡”而已。假如让“驾驭论”盛行,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势必要大打折扣,计划经济体制的变形“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就会重新回来,这样,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媳妇”即使进门,也难以“登堂入室”、最终沦为“婆婆”的“婢女”。这是与改革开放的大潮相背离的,也是与人类共同文明渐行渐远的。
  言及“媳妇”命运,笔者不禁想到鲁迅的“媳妇”朱安。虽然她是明媒正娶来的,但是因包办原因鲁迅并不爱她。鲁迅曾对友人说,朱安不是他的夫人,只是他母亲的夫人,是母亲抚养他送给他的“礼物”,朱安度过了孤苦伶仃的一生。在中国,我们允许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进门”是有正式文件的(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决定和中共十四大),如“明媒正娶”一般,但是,要认真地问一句:中国社会到底“爱她”“不爱她”?她是不是一件别人送的“礼物”?她进入中国后会不会也沦为“婢女”而度过“孤苦伶仃的一生”?值得理性思考。
  改革开放的核心是什么?中国到现在为止的成就是改革开放的什么内涵带来的成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方向要不要坚持?要不要升级?现在,这些问题都需要思考。笔者认为,改革开放的主调是打破传统的计划经济及其变形“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模式,中国经济迄今为止取得的成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带来的成果。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的某些问题,是因改革不彻底、不到位带来某些“夹生饭”所致。
  改革开放40年之后,面对新的历史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方向不仅不能动摇,而且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更要进一步升级,这涉及对第二个“规律性问题”的认识。
  2018年4月以来,中国决策层多次重申:“中国开放的大门将越开越大”,这不可避免地将带来几个重大的制度性变革:包括放宽和扩大市场准入、推进垄断性行业改革问题;各种所有制“一视同仁、公平竞争”及相应倒逼国有企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问题;企业内部的劳资关系问题;完善各类产权的界定—配置—交易—保护制度问题;资本、土地、劳动力、技术和管理等各类要素市场化配置问题;政府自身管理体制改革及公正化问题;严格知识产权保护和环境保护问题等等,这就势必要求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推进中国经济的市场化和法制化进程。在此历史的关键时刻,需要适时提出“由1.0版向2.0版即高标准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迈进”的命题。这个命题即是1992年邓小平预设的:“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包括在经济方面“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应是我们新的历史使命。